PH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PH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无牌青年旅舍藏身住宅小区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4:19:45 阅读: 来源:PH计厂家

3日晚上8时许,广州东方之珠花园G座40多名业主聚集在小区门口,要求每个进入这栋大厦的人员进行身份登记。在过去的3天里,业主们也是通过“堵人”的方式,对抗大厦内的非法“青年旅舍”。

两年前,第一家无牌“青年旅舍”进入这栋住宅楼。截至今年8月,G座大厦内的“青年旅舍”已增至13家。

记者从某知名旅游网站搜索得知,广州市潜藏在住宅小区内的无牌“青年旅舍”超过300家。

低廉的价格和巨大的市场需求,使得依托已有商品房但无牌照的旅舍在近两年激增,却给住户带来人身安全重重风险,给小区安保工作带来难题。

现状堪忧!

旅舍蚕食小区 业主“堵人”抗议

7月31日晚上10时许,在广州实习的陈敏(化名)回到自己的临时住所——位于东方之珠花园G座大厦内的“×××青年旅舍”。然而刚走到大厦门口,她就被十多名业主包围,并被要求登记。当晚8时至次日凌晨,有近百名旅舍住客被业主拦下;从7月31日至8月3日,40多名业主连续4天在小区门口“堵人”维权。“我们每天和这么多不明来历的人住在一起,实在太可怕了。”一名业主解释。

“我们走到这一步也是逼不得已的。”作为小区内最早对抗“青年旅舍”的业主,黄先生告诉记者,G座大厦内第一家“青年旅舍”出现在两年前。去年6月份,他开始向工商部门举报此事,并向当地派出所报案。“有关部门每次过来贴了整改通知,旅舍老板最多拆两张高低床稍作修整,不用多久就又重新开张了。”黄先生说。

连续投诉并没有遏制旅舍在住宅楼内的蔓延趋势。“春节休假回来,这些旅舍已经有10多家。”G座大厦保安告诉记者,经物业排查,目前小区内正在经营的“青年旅舍”共有13家,每一家都有10张以上的床位;另有三四套物业正在装修,准备加入旅舍“大军”。

换句话说,按平均每家旅舍提供12个床位计算,满租时有156名外来租客;而G座大厦只有不到200户住户、800多名常住人员,外来租客占了1/5。

3日下午,记者随陈敏来到她所居住的“×××青年旅舍”。从华师地铁站B出口步行,5分钟之内便可到达东方之珠花园G座。

记者在陈敏所租住的“×××青年旅舍”看到,门正对的是一面墙,墙上贴了墙纸。左边是厨房,右前方放了张桌子,一名租客正在做登记,让人丝毫看不出这里是提供短租床位的旅舍。该旅舍由一套套内面积约140平方米的三室一厅商品房改造而成,在原客厅用隔板分割出“第四间卧室”,每个房间放有两三张高低床,共18个床位。旅舍里有两个公共浴室,电视、空调、洗衣机等家电齐全。目前这里住着7个租客,陈敏就是其中一个,每个月交租金1200元。

这些旅舍一步步地蚕食着住宅小区的空间。

南方日报记者发现,近年来,“青年旅舍”、民宿纷纷在珠三角一些大中城市的住宅小区内“扎根”。以广州为例,记者在某旅游网站搜索“青年旅舍”,结果显示,306家“青年旅舍”分布在天河、越秀、荔湾、海珠等区的住宅小区。

何以蔓延?

短租需求太大 办牌门槛太高

穷游、“想要出去看看世界”、背起背包说走就走,是当下年轻人的潮流之举。对于学生、待业大军等有短租需求年轻人来说,他们首选物美价廉的“青年旅舍”。

陈敏目前在武汉大学就读大三,这个暑假来广州实习。由于没有收入,她在广州期间的花销全部来自父母。如果在这个商圈附近租房,每个月起码要花2000元,而这里只需1200元,性价比很高。

同样租住在“×××青年旅舍”的钟强(化名)表示,小区优越的地理位置是最吸引他的地方。“我在华师培训,住在这里,每天走路过去就可以了。”钟强说。和广州大多数隐藏在住宅小区内的旅舍一样,“×××青年旅舍”具有靠近商圈、紧邻地铁站、装修精良、家电齐全等优点。

最吸引住客的还是低廉的租金。记者了解到,“×××青年旅舍”日租每个床位租金59元,且不收取水电、煤气、网络和物业管理费用。

在陈敏的室友当中,有的大学毕业后来广州找工作,有的参加为期两周的暑期培训,有的从省内其他城市赶来广州考试。“住酒店太贵,十几天租个房子也不划算,所以就找这些旅舍。”钟强道出了这一群体的心声。因此,每到暑期和节假日,北上广和各大旅游城市短租客的人数大量增加。

巨大的需求促使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市场。国际青年旅舍联盟的官网提供了正规的加盟渠道。为何大部分人选择绕开正规渠道、偷偷经营呢?

“正规青年旅舍的加盟成本和门槛很高。”中国国际青年旅舍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尹忱介绍,在广州开办一家合法的青年旅舍,首先需要获得公安机关批准的特许行业经营许可,同时需通过消防、卫生、税务等部门的批准,最后才可获得工商部门的经营许可,证件齐全才能通过申请。

“申请牌照花费太大。”“×××青年旅舍”管理人员坦言,大部分民宿都是无牌经营,但国际市场越来越流行民宿、沙发客等概念,所以许多年轻人并不大在意这样的民宿是否有证照,而更看重环境。

埋下隐患

身份登记缺位 易成“三非”窝点

据了解,大部分租客入住时虽然都会被保安人员要求登记身份证号码,但这并没有与公安系统联网,更没有在房屋租赁相关管理部门登记。

“公安部门2日来检查身份证时查出几个外国人,他们没有按照规定在进入中国后到公安局登记,这样的旅舍正是那些‘三非’人员最好的潜藏窝点。”东方之珠花园的保安人员说,不明身份人员在大厦随意进出,人员流动性大、结构复杂,是小区业主们最担心的问题。

“万一出问题,连人都很难找到。”小区一名业主说,无牌旅舍混进来,已经严重影响到业主正常生活:电梯拥挤、楼道内垃圾增多、楼顶成为住客的公共晾衣平台。“住客经常半夜三更敲错门,严重影响我们正常休息。”这名业主说。

无牌旅舍也给小区安保带来巨大的压力。每天晚上不断有人员进出G座大厦,有时到了凌晨4时,还有年轻人喝得醉醺醺进来,其中有不少外国人。“我们也做不到对每个进入大厦的人进行登记。”一名保安人员告诉记者。

事实上,小区里只要有人出门,刚刚来到门口的人不打卡也可以进入。在与保安交谈的短短5分钟里,就有十几个未经打卡的人员进入。

记者还发现,这些拥有十几个、甚至二十几个床位的改装旅舍并没有灭火器等消防设备,埋下着很大的消防隐患。2013年,杭州一家由农居房改建的“青年旅舍”,就曾因厨房油烟管道起火引起火灾。消防部门对当地近200家改建“青年旅舍”进行排查后发现,近八成存在消防隐患。

目前,广州市工商、公安等部门均已认定住宅区内的无牌旅舍为非法经营。相关部门已多次对这些非法旅舍进行查处。

广州市工商局工作人员提醒短租客,应租住合资质的旅舍,安全第一。(记者 曹菲 实习生 曾浩林)

邯郸西装定做

泰安定做工作服

吉林定制工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