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PH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愤青是如何被歪曲的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2:20:25 阅读: 来源:PH计厂家

1986年,在北京举行的纪念国际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上,当崔健身背一把破吉他,两裤脚一高一低地蹦上北京工人体育馆的舞台,吼出“我曾经问个不休,你何时跟我走……”时,人们会指着台上那个人说,“看,那是个愤青!”

二十多年过去了,愤青不再是理想主义的代名词,当王朔、崔健、陈丹青从愤青变成“愤中”,新一代愤青的行事逻辑变得脑残、极端和无知。殊不知,它曾经代表着激情和勇气,曾经代表着正义和责任,在以往的年代,它是一个让人热血的名字。

而如今,这个名字已渐渐被理解为盲目与极端、无赖与恶俗。青年变了吗?标准变了吗? 今日之“愤青”,就如同志、小姐、农民这样的词汇一样,随着时空的变幻,正发生着不可逆转的内涵蜕化。

回顾一部愤青史,我以为愤青并不是一群嗔怒乖戾的小屁孩。拆分来看,“愤”源于知识结构的建立与生活经验的积累,而“青”,则是对于个体成长史上自由与叛逆因子的珍视。换言之,我们的心智构筑起我们为何义愤、如何义愤的基石,而生命则提供了义愤的动力源泉与呈现形式。

几时,愤青居然成为匿名漫骂、口号主义、战争妄想狂与夜半扎车胎者的代名词?

【即时通会员议言】

愤青非中国特产,日美均有。不同的是,日本愤青从原子弹废墟里爬起来,化悲痛为力量把一个战败国建成世界强国,而中国愤青口水多过行动。

——肖峰

由“知青”变“愤青”,是很自然的事情。这些“知青”的前身是“红卫兵”,多半是一些抱有革命情怀的年轻人。在成为“知青”的初期,也依然相信自己将在农村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。但事实上呢?他们被放逐到陌生的环境里,为生存而苦苦挣扎。

——张闳

“文青”欲转化成愤青,必拿鲁迅作榜样。鲁迅是一个被网络时代过度消费的精神符号。其实,我们现在骂的,老夫子早就骂过了。鲁晚年曾问左翼青年领袖,你们当政了我会不会去扫大街?

——潘潘

张家口职业装订做

赤峰工作服订制

孝感定做工作服

相关阅读